亦歌

身体会知道灵魂流往的方向。

16/08/2018


再往后的日子里爱与不爱会更加分明。不要以为中间地带就是安全的,那只会腐蚀你,就像消化一个动物器官一样。

100518

后来就过上了每天都要被上司吊的日子,铅弹时不时给你丢一颗出来。

Photo from ins

你在犹豫什么

我不能放弃。

他妈的天塌下来我都不能放弃。

When you are old


--- William Butler Yeats ——威廉·巴特勒·叶芝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炉罩边低眉弯腰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未完

就像不到临行前最后一刻就收不完行李一样。结果,还是要拖到最后几个小时再来写点东西。

今天的雨下了一整天,可是笼罩我人生的一片云雾,已经飘来了十年。

十年前我刚上初一的时候,我在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为了什么。我体会过那种在人群里茫茫然的感觉,身边的人毫不犹豫,身影坚定地往自己的方向走,我就在那些方向的分歧点,我一直站着,脚迈不出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活着,但我也不想跟从随便一股人流,所以我站着,无论现实还是梦境。

我始终在想这片云雾究竟是什么,仿佛是一些问题。或是幻想,或是盼望。如果要看现在的我,这条生命不是母胎里来的,是我从黑暗里捡起来的。“我以我手塑我身”,当时我这么说的。



估计是一个阶段紧接着一个阶段,在还不知道为什么的时候在上个问题没解决就面临着下一个关卡,这样不公平,我还没打通关,我没有万全准备,我紧张,我惶恐,没人告诉我前面过得如何,也没人能评判,只有我自己是上帝,只有我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甚至是心理的每一寸阴影。

然而还是存在我看不到的,就在下一个关卡。

而在过去,那千万个和你擦肩而过的人里,只有一个你在意,只有一个会使别的失色,就连我自己都是。

日记

越来越喜欢在这里写东西。

没有顾忌。

我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很尴尬,十年前的我给出了问题直到现在我都无法交答卷。我有时候谨慎地过一天,因为我向往深刻,而且我是个阴暗面多于阳光的人,我得给自己绷一条线,自己在那上面走。

我在纸上增加了三个问题。

我真正想要什么。

什么是真正的自由。

我真正想表达什么。

我必须避免自己次次逃脱,每次都是谁把稻草伸向我,我就跟谁跑了。我必须不那么随便。

爱幻想的女人

女人的想象能力和致幻剂差不多,我没吃过,但我知道那一定差不多。清醒地幻想着。痛苦和纠缠。